{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老公居然要我生下情人的孩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3:58:49  

  孤独的心找到了依靠

  我四岁时父亲便去世了,那时候弟弟还没有满周岁,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俩过得很艰难,一年后,就改嫁了。弟弟还小,跟着母亲走了,我则留下来陪奶奶一起生活。

  奶奶很穷,但是对我很好,她尽了所有的努力让我上学,直到我18岁时再也交不起学费。我对奶奶说要去南京打工,挣了钱回来孝敬她,奶奶高兴地说好。她帮我打了车票,将我送上开往南京的客车,在汽车开过扬起的尘土中,我辨认着奶奶慈祥的脸,却不知道这一别竟是永恒。

  没有了奶奶,也不能常去母亲家,我便漂泊在南京这个大而陌生的城市,我不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路会是怎样,只是明白从此以后只能依靠自己过活了。那是 1990年,打工的机会并不多,我在城南的一家小饭店里当服务员,薪水很低,但是管吃管住,这对我来说已是莫大的幸运。我总算暂且落下了脚。

  徐封是这个餐馆的厨师,比我大3岁,在南京已生活了好几年。我们俩刚相识就很投契,他就像一个热心的兄长,给予我一切适时的、必要的帮助,我觉得他很亲切,仿佛找到了久违的亲人,一年后,便跟他相恋了。

  恋爱四年后,我们在徐封的老家举行了婚礼,公公婆婆对我特别好,哥嫂和小姑也把我当作一家人看待,我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么多亲人关心,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从此,我就深深地爱着这个家,即使后来和徐封多次分分合合,对这个家的感情却一直没有变。

  婚后不久徐封就回了南京工作,而我因为怀孕留在了老家养胎。那时候没有手机和网络,就连固定电话家里都还没有装,我从未跟徐封分开过这么久,只能不停地写信,以解思念之苦。徐封给我的回信也很多,他写得一手好字,文采也好———他家祖上是县城里的私塾先生,孙辈中就他一个“不务正业”,学了厨师。等我生了女儿,我们的鸿雁传书就不得不暂告一个段落,因为我大出血差点没了命,必须卧床三个月。

  徐封并不能常回来看我和女儿,他必须工作养家糊口。我身体不好喂不了母乳,奶粉的开销太大了,为了减轻徐封的负担,我把半岁的女儿托付给公婆,回到了南京。

  他屡次出轨,我们决定分居

  以前的老板娘依然愿意雇我,只是她和同事们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奇怪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一天,老板娘终于忍不住管了“闲事”,当着我的面骂了我的好朋友小姜,说她不知羞耻,勾引徐封,我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后知后觉的人,在我怀孕期间,徐封就和小姜好上了,可如果不是老板娘挑明,我依然蒙在鼓里。我一气之下回了婆家哭诉,婆婆听了陪我一起掉眼泪,她说:“你爸当初也是这样对我的,女人就是命苦……”

  第二天徐封就辞了工作回来找我,他死活不承认自己和小姜有不正当关系,再加上家人的百般劝解,我就原谅了他。我们重新回到南京,他在一家国营企业下面的酒店找到了工作,和小姜从此再也没有来往。

  但是没有了小姜,还有小王,徐封是一个天生花心的男人,他对我不错,却也改不了拈花惹草。三年后,又是在别人的提醒下,我在电影院里找到了卿卿我我的徐封和小王,当我尖叫着将手中的雨伞砸向他们时,黑暗的放映厅突然亮如白昼,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徐封的脸涨得通红,他的同事小王夺路而逃。

  这一次,我打算离婚了,他们瞒着我在一起已经两年,徐封竟然还以男朋友的身份出席过小王亲戚的婚礼,我觉得就是上次的姑息造成了他这次的再犯,而且情节更加恶劣。可当3岁半的女儿学着嫂子的话跟我说“妈妈,你不要跟爸爸离婚”时,我还是心软了。

  徐封发誓已经和小王分手,他也许从未想过离婚,可我却终日惶惶不安,怕他们旧情难断。我找了他们单位的领导,考虑到影响,小王被辞退了。但我还是整日跟踪小王,直到她谈了对象,我跟她对象说了以前的事,男孩就带着小王离开了南京。小王曾经说我就像个鬼一样缠着她,徐封也认为我做得太绝了,这让他很长时间不能释怀。

  徐封的第二次婚外情让我们的感情元气大伤,他在单位出了丑,渐渐地也呆不下去了,就辞了职。那时候,我对他已经非常绝望,就去学习美容,打算有条件的时候开家美容院,养活自己和女儿。因为忙碌,我不再关心他、照料他,他干脆破罐子破摔,每天打牌喝酒,也不再找工作。我们的感情至此降到了冰点,当我再次发现他的身边有别的女人时,终于忍不住了,跟他大吵一架后达成协议:将几年来攒的6万多元积蓄一人一半,就此分居。

  也许在外人看来,我挺懦弱的,老公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轨,我却只有分居的勇气,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婚,我18岁就认识徐封了,即使没有了爱情,还有亲情,更何况,离婚就要离开那个让我处处感受到亲情的家,离开公婆、哥嫂、小姑甚至女儿……这是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我宁愿要亲情,也不要爱情

  离开徐封是痛苦的,我只能用工作来充实自己,最初,我在美容院找了一份工作,后来为了多赚点钱开店,又去了一家旅行社做兼职,我交了一些新朋友,常常参加同事的聚会活动,以排解下班后的寂寞。

  周彤是我所在旅行社的老板,年纪不小了却一直未婚,由于独自生活,他从不在家开伙,就常拉着员工们陪他吃饭,有时候下馆子,有时候就在办公室里大家一起做饭吃。每到这时候,我就发挥自己的特长,乘公交车去菜场买来又好又便宜的菜,周彤大手大脚惯了,就认为我很朴实,看见我用五花肉榨油,又夸我会过日子。他是北京人,在南京生活了不少年,说得一口流利的南京话,很和气。

  在旅行社工作的第三年,周彤向我提出做他的女朋友,那时候,我跟徐封分居已经2年多,我知道他跟之前那个女人分了手,又谈了一个22岁的年轻女孩,对于老公的花心我彻底绝望了,我想周彤是个好人,与其死守着徐封,不如给自己一个机会,我答应了周彤。

  然而真正跟周彤谈起恋爱,我却有些惶恐了,正如周围人所说的那样,我只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在南京打工的郊县女人,而周彤来自北京,是个老板,我们俩根本不般配。可是周彤每时每刻都在告诉我,他从没有看低我,他喜欢做菜给我吃,教我做生意,带我出去旅游。他还喜欢打扮我,带我去参加朋友的聚会,虽然我在那样的场合表现得很拘束,一点也不大方,他也不以为意。我跟他在一起的第二个生日,他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派对,那天,当着众多朋友的面,他送了一枚钻戒给我,那一刻,我表现得很幸福,心里面却有些不安。我始终觉得,自己跟周彤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特别是当我某天不小心将这枚钻戒搞丢时,我更觉得这是一种暗示,我和周彤是不会有结果的。

  周彤曾带我回北京见他的母亲,他告诉老人我是二婚,所以,那天到他家后,老人看到我带的礼品,言语客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你买的这些东西,我们都用不上呢。”后来,她上下打量着我说:“你穿的这些衣服在北京已经不流行了,你应该跟我女儿学学,她穿衣很有品位的。”我十分难堪,却又拙嘴拙舌,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到了我的公公婆婆,他们从来都是把我当作掌上明珠,成天在街坊邻里面前夸我,这样一对比,我越发觉得自己跟周彤在一起是个错误。

  那几天在周彤家里,老太太一直“监视”我们,只要周彤跟我在一个房间,她就在外面咳嗽,周彤觉得好笑,我则苦笑。后来有一天周彤出去办事,老太太就开诚布公地跟我谈了,她说是不会同意我们结婚的,“这几天,你就当是来北京旅游吧,玩好了你就回南京,周彤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周彤当然还是跟我回到了南京,他说不必理会老太太的话,但我真的做不到。我想,在周彤和徐封中,我也许最终还是会选择徐封,有人也许认为我不识好歹、执迷不悟,但我真的觉得公婆一家人的喜爱对我来说更为重要。

  我们都回归了家庭

  从北京回来后的那个春节,周彤为了跟我在一起,连家都没有回,可是除夕夜我最思念的还是远在老家的女儿。年前,徐封给我打了电话,这是他这一年来给我打的唯一一个电话,他问我回不回家过年,我赌气说不回。可是还没有挨完初三,我就打包离开了周彤的家。离开前我给周彤留下一封很长的信,说我对不起他,配不上他,希望他能找到真正适合他的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公婆一大家人无比热情地迎接我回家,女儿围着我把所有高兴的事都讲给我听,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很幸福,只是徐封到哪里去了?

  原来徐封初二就走了,家里人此时已经知道我们分居,婆婆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不要管他,让他跟狐狸精走,你跟我们过!”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想我的这段婚姻,即使再千疮百孔也不能算失败。我主动打电话给徐封,表示自己就留在老家生活了,他不但没有反对,还表示每月会寄生活费回来。

  可是老天爷跟我开了个玩笑,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自从生女儿大出血后,我原以为再也不能怀孕的,这也是我主动离开周彤的原因之一,他是很喜欢小孩的,我不想耽误他。可是现在,我束手无策了。想来想去,我还是打了电话给周彤,离开他后我停用了手机,他怎么也找不到我,我的主动出现让他欣喜若狂,特别是我怀孕的消息,更让他振奋。他说我们一定要结婚,你没有权利自己决定要不要孩子。说实话,即使他不说,我也想生下这个孩子,我欠周彤太多,我应该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可这样一来,我又面临一个难题,就是得离婚。虽说我跟徐封已经分居五六年,早已没有夫妻之实,但我们俩似乎都没有离婚的意思。

  徐封从家人那里得知我身体有了异样,急忙跑回家,他气愤地责问我:“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我很镇定地说:“是。”他一时语噎。过了好久才问:“你为什么不抵赖?”

  我面临一个选择,要么离婚跟周彤结婚,生下孩子;要么不离,打掉孩子。思虑再三,我还是无法作出决定。我硬着头皮分别对徐封和周彤说:我不想离婚,但想生下孩子。我知道这个想法很疯狂,也无法判断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更疯狂的是,他们俩都接受了。我们约好孩子生下后,周彤如果要就带走,如果不要我们就自己养。我无法得知是什么让徐封愿意接受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反正从那以后,他竟然收心了。

  现在,我的小女儿已经5岁了,周彤并没有接走她,但是每年会来看看她,也许是血缘关系的作用,女儿很喜欢这个“叔叔”。但是女儿更喜欢的还是爸爸,爸爸也最宠她。现在我们一家四口,在南京生活得还可以,只是有时候,看到徐封和女儿,我会很内疚,我不知道有一天,小女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徐封总是宽慰我,说当初都是他的错才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现在的我们,只要安心地过日子,对女儿负起责任就好了。但愿我们能过得幸福。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