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上海的页游 » 正文

豪门保姆真是经历 主人要我给他生孩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9:45:16  

我从小家庭就非常的贫困,我家里有多病的奶奶长年累月瘫在床上。我的妈妈有精神病,一疯起来六亲不认拿起东西就打人,于是爸爸总把她用绳子绑在床边。我还有两个双胞胎弟弟比我小十岁,自从他们出生后我就没再上过学。回到家帮着爸爸带两个弟弟,爸爸去镇上干点体力活勉强养活我们一家人。

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在村里交往了快一年的男友告诉我,出去打工可以挣好多钱。我听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到时候每天都可以吃上肉,还能穿漂亮的衣服。于是我就和爸爸商量出来打工挣钱,爸爸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他叫我挣了钱就赶紧邮寄回家,弟弟们正好上学用。

我和男朋友一起到了远方的大城市里。男友比我大七八岁,十几岁就出来闯荡见识的比我多。他开始时把我带在身边,他帮别人刷墙装修时,我就帮着干点杂活。我们在偏僻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子同居了。可是不久后,我发现男友不务正业,

经常挣了一些钱就去赌博喝酒,我劝他就被狠狠的打上一顿。没过多久的一天晚上,男友为了钱竟然叫他一个狐朋狗友来非礼我。我拼了命的跑了出来,再也不敢回去了。

眼看我出来也快半年了,可是只给家里邮寄过一次钱。我心里很着急,就跑到找活的集市上,站到那里等着找活干。我还算幸运,第一天下午就碰到了一个穿着阔气的胖女人,她上下打量我后问我会不会做家务,

我赶忙告诉她,我从很小就包揽了家里所有的活。她听了对我挺满意就把我带回了家。

我来到女主人家里才发现,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阔气的洋房。二层的别墅里豪华的装修,叫我看的眼花缭乱,以为自己走进了电影里的房子。女主人对我挺客气,带我看了一遍整个房间后就叮嘱我该干的活。我再三保证叫她放心,我会干好的。

从那以后,我早起晚睡从来不敢松懈。想到自己找到这么好的活,而且一个月有两千多的工资,我就拼命的干活,唯恐自己丢掉这份体面地工作。女主人对我很满意,说我活干得好还有眼色,她还说叫我好好干以后还会给我涨工资,

我听了开心极了感觉女主人对我真不错。可是我有些纳闷,女主人和她老公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家里却没有一儿半女。男主人好像是做生意的,经常早出晚归,他们在一起客气的都不像一对夫妻。

渐渐地我在这家干的越来越顺手了,女主人家的客人也总是夸我有眼色勤快。我每月给爸爸邮寄回两千元钱,他打电话说我帮家里解决了大困难,还说自己身体不行了干不动重活了,以后要把这个家托付给我。我听了爸爸的话心里很难受,

更加努力地干活希望多帮爸爸一些。

可是就在我在女主人家干了快五个月时,有一天晚上,女主人忽然仔细的端详起我来。她问我是不是我自从来后胖了很多,我笑着说自从来到她家天天吃肉,生活的这么好怎么能不胖呢。没想到女主人却满脸不高兴的进了卧室。

第二天一大早,女主人叫我坐上她的车,说要带我到医院办理健康证。我也没多想就跟着去了,可是到了医院后,经过检查有一个医生告诉我们,我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了。她的话把我吓了一跳,女主人更是满脸的怒气,一把拉着我就往楼下走。

等我们上了车后,女主人激动地问我孩子到底是谁的。我想了半天才明白自己从男友那跑出来后竟然已经怀孕了,可是我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也不懂生理上的事所以没有察觉出来。想到这里我只好把我以前的事情告诉了女主人。

女主人听了后想了想脸色缓和了不少,她问我怎么自己怀孕都不知道。我羞红了脸告诉她我自己也不太懂这些,女主人问我打算怎么办。我毫不犹豫的叫起来:“我绝对不会生下那个畜生的孩子,更不能叫我爸爸知道这件事,不然他会打死我的。

那天女主人回去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回到家后她忽然叫我坐着休息,自己亲自去厨房做了饭。我心里非常惊慌,以为她要赶我走。可是没想到的是,女主人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还温和的叫我多吃一些。吃完饭后她把我叫到卧室,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存折,她告诉我存折里有五十万。

看着我惊呆的目光,女主人将存折递到我手里说:“大姐想求你一件事,因为我身体的问题不能生育,反正你也不打算要肚子里这个孩子,不如把他生下来给我吧?你也知道他要是生活在我家肯定只会享福的。

你如果答应并保证以后永远不会反悔也不会来看孩子对这件事保密,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

我用哆嗦不停的手接过那个存折,想都没想的告诉女主人我愿意。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有了五十万后家人终于不用再过苦日子了,至于以后我会不会后悔,我不想顾虑太多,因为这些钱对我真的很重要。

三个保姆自述不堪回首的陪睡经历

第一次听人讲出陪睡保姆的词语,我甚感不解,哪里冒出来这个东西?一位专门在媒体做情感专版的朋友告诉我:“这是真的,有这么一个群体存在。

”如果不是对这个朋友知根知底,深知她不说假话的性格,说实话,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世界还真的有陪睡保姆的角色,而且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会群体。

这位媒体朋友是个爽快人,她如约将记者采访本的原始记录给我查阅,里面记录了几个有这陪睡经历的保姆的口述实录。我自己没有亲耳听到这些话,只能简单地做一些处理,选取其中的3个代表性人物来说一说。

保姆A的经历。她是一个未婚女子,年龄25岁,做过几年超市收银员,感觉收入太低,苦于读书太少,故从事家政服务,她在一家雇主出了较高月薪的条件下欣然答应做保姆,其主要职责是接送雇主8岁的儿子上学放学,负责做晚饭,早中餐陪雇主家儿子一起吃。

女雇主因照看几个服装门面,生意上的事情显得很忙碌,每周有一大半时间不在家里,男雇主是一名中学教师。保姆A很庆幸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家政工作,有吃有穿倒也异常舒坦。3个月后的一天,男雇主带着儿子还有她先去游泳馆游泳,后去看了一场电影。

整个活动之中,男雇主显得热情过分,忙上忙下张罗着他们两个人的吃喝玩乐。已交过几次男朋友的保姆A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举动,在婉转回避一些热情招呼的同时,心里倒也有几分快乐,毕竟很长时间没有人对她这么热情。

当日晚上10点后,男雇主一直和保姆A谈心,追问她谈男朋友的事情。也就是从这天起,保姆A每周趁女雇主不在时陪睡男雇主一二次。她每月结工钱时都会收到男雇主同等的现金。

保姆B的经历。她今年34岁,给人家做保姆已有10多年的经历,主要是带小孩,做清洁,做饭等等家务杂事,她一向勤劳,得到了很多雇主的称赞。应该说,保姆B是一位心高气傲的女人,因没有学历才入了这个行当。

那天,一对40多岁的中年夫妇到家政公司请保姆,职责是做3餐饭,每周为在寄宿中学上高中的女儿送3次晚餐。当时,两口子一眼就看中了她的清秀和憨实的样子,非得请她去家里做保姆,二话没说就开出很高的工钱。

因不好拒绝,保姆B答应下来。女雇主是行政单位的部门负责人,每周都有一定的应酬,因上班的地方与住房相隔较远,每天中午不回家。男雇主是一事业单位的职工,倒清闲自在,原来中午经常不回家,在单位上网聊天看报纸,自从保姆B来了以后,他每天回家吃中饭,理由是她的饭菜做得很香。

有一天,男雇主终于开口提出一个过分的要求,她起初很抵制,感觉太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后来,男雇主给出了一些很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每月多给500元钱,还帮助她为10岁的儿子转到一所更好的小学,负责进入好的初中就读。就这样,保姆B开始了她的陪睡“工作”。

保姆C的经历。她未婚,26岁,采访记录中说样子清纯,看起来只有20出头的年龄。与前两位保姆经历不同的是,某家政公司的负责人直接找她谈话,说是有一份工作,雇主出的价格很高,需要她上门或者约个地方见面谈。

她如约而去,对方是一个30出头的男子,看起来也风度翩翩的。谈好工钱以后,那位雇主直截了当地说:“你的长相很可爱,我们可以做知心朋友,家里也没有太多家务事可做,你以后能否专门陪我?”

保姆C有过一定的生活经历,立即明白他的意思,一直默不作声,男雇主又开口了:“今天不为难你,你想好再说吧,工钱还可以商量。”保姆C当然没有推辞这份工作,过了3天就去了,每天也就做早餐和晚餐,然后是打扫卫生洗衣服。

过了几天后,男雇主很满意地对她说:“工资还可以加,你自己想一想,说个数字,无所谓的。”

看完3个保姆的经历,我还是不太理解,问这位做记录的朋友,怎么能把她们划入“陪睡保姆”的行列?朋友大笑不止,说我“单纯得可爱”,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传统意义的保姆就是帮助雇主做家务事,否则不能称之为保姆。

也有部分姿色过人的保姆后来做了第三者,插足于别人的家庭,那另当别论。而这些陪睡保姆,表面看是做家务事,其实主要是陪睡,当然也做家务事。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是,保姆只是把陪睡作为一种职业行为——按劳取酬,并不干预雇主的家庭,从无做第三者的想法。

听完朋友的解释,我依然不解。中国传统称呼有侍女、丫环、偏房、姨太等,现在有称呼为二奶、情人、***等等。陪睡保姆,这个词语包含有以上每个称呼中的一些含义,然而又与这些称呼很不相同,是一个含义颇为暧昧复杂而又难以定位的词语。

现代社会中,身份的认同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没有身份的认同,那么这个群体当然就是弱势群体,他们的利益就难以得到保障。

如果让我来给这个独特的群体定位,我就说她们属于“丫环”。在中国古代,男子也是配丫环的,这个丫环不仅服侍男主人的生活起居,而且对于男主人性方面的要求也不得拒绝。倘若服侍得很好,丫环也是可以晋级的,将来男主人成家立业,丫环就可以成为偏房太太。

 

《红楼梦》中的丫环应该是最为幸福的,属于高级丫环的行列,不过一些很著名的丫环,如袭人、晴雯、麝月,最后都没有什么好的结局虽然她们也是出类拔萃的。为什么会落得那样的结局,要么是被异己的力量所吞噬,要么被主人抛弃,要么郁郁寡欢忧伤而死。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