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少妇口述:我的一夜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2:33:47  

 灯红酒绿下 酒吧一夜情的真实内幕

我实在无聊,坐到电脑跟前,程序般的电开电脑,进入网易,用了一个实在寂寞无聊的名字“付费一夜情”,抽烟,然后冷漠的等待网络里的“妓女”。

在这个孤寂的城市里,我已经很久,我习惯了网络的肆无忌惮,也习惯了这里的那份暧昧,我甚至一直在想,钱真是好东西,在网络,你说你有钱,也会比别的人的机会多一些,这是怎样可笑的逻辑。

照例是很多人打招呼,问价的多,很形象:做100 , 一夜200 ,我不置可否,冷冷的,一概不答。我其实很讨厌自己,我一边希望网络那边的女孩(最好是女人吧)对此一窍不通,但又希望她是在今夜突然激情澎湃。

一个静悄悄的文字冒了出来问我多大?我说我36了,你呢?她没有回答,很久她又问我,你是一个人吗?我说当然,我说我不会无聊的带着老婆孩子的,她笑,你打算怎么玩,我说你说,她说你要给多少钱,我说看你的硬件,她说500.我几乎是吸了口凉气,我见过很多的网络吊钱的,但这么狠的我没见过,我于是哑口,我想算了,我于是不在说话,继续我的等待。

她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你好运,窗外下起了小雨,打在玻璃上,沙沙的。她说,你应该尝试,因为周末,也因为到老的时候,我们有所回忆。我说,我当然希望,但我没有那么多钱,再说,我还要去开房。

你到我的家里吧,让我陪你一夜好吗,我会用心,真的,是我的心。钱,你看着给,我不是妓女。我开始砰砰的跳,为惊奇,也为对方的直白。我说你在那里,他说在银都,我一惊,说几楼,她说0 单元0 号,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因为,我就在她的同一个花园,站在我的窗台,我可以依稀看见她家的暗黄色的灯光,此时此刻,哪个柔柔的灯光,真的在等待我这个不速之客吗?

雨开始下的越来越大,似乎要将这个世界撕碎。我紧张的回忆,我在猜想她会是我在小区里见到的那一位。这里是鞍山有名的富人小区,汇集了几乎所有有头有面的人们,网络对面的哪个女人,她会是其中的那位?你来吗?……很晚了

沉默成了对方了,我可以看见对方的窗帘动了一下,我猜一定是在看我了,我笑着,把手里的烟扬了扬,忽明忽暗。

我认识你吗?对方开始变的怯怯。我说不知道,或许,也或许……她说你过来吧,不要按门铃,我说,好的。

我在走下我的楼道的时候心几乎是在狂跳,我的神经异常兴奋,但惴惴不安也使我几乎心跳停止。

我讨厌无边无际的雨在我到她楼下的时候已使我上下湿透,我还没来到及按门边听见遥控门玲里幽幽的说,开了,6 楼我几乎快要失去勇气了,我实在不了解她的情况,要是她家里还有别人,要是她不是单身女人,要是……

但我已经站在她的门口了,门轻轻的开了,一个软软的手在黑暗里悄悄的拽着我,说,别出声,我妈妈在。我木然的在她的指引下悄悄的脱鞋,有木然的跟着他来到卧室。

等我静下狂跳的心时我才有机会去打量这个陌生的世界,房间是我熟悉的的暗黄的灯光,有张硕大的双人床,床头放者女主人的婚莎照片,甜美的笑着,床边的一张精致的化妆桌上,放者一个极小的打开了的笔记本电脑,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醉人的高级香水的味道,小小的迷你音响里缓缓的流淌着萨克司的音调,温欣,浪漫。

女主人是在后面抱住我的,轻轻的,象在诉说,我说我湿透了,她说你洗个澡吧,我扭过头来看她。

美女我见过很多了,但我还是被她的惊艳所陶醉,她穿者一个红色的睡衣,刚洗过澡的头发湿辘辘的披在肩上,美丽骄人的脸上有着一丝的妩媚,一丝的渴望,一丝的忧伤,我怔怔的看她,她笑,去洗澡吧,啊,象哄个孩子。

我必须得蹑手蹑脚,因为隔壁有她的妈妈,我的慌乱是莫名其妙的,我其实不是一个害羞的男人,但我不得不承认在我洗澡照镜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脸红红的,害羞拟或是冲动,我在幻想着我的进入与兴奋,我的下身因为幻想而变的傲然挺立。我露出脑袋冲屋里喊钱在包里,你自己拿,里面笑声溅的我更加疯狂。

她躺在床上,象被淹没了的一只海鸥,隐隐约约的的睡衣包裹着她丰腴凹凸的身体,她笑着问我,酒还是饮料?我喘者气蹦到床上的时候说我只要你。

我蜻蜓点水般的吻她,她呻吟着用她吐气如兰的嘴回吻我,在接触的瞬间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渴望与羞涩,心中的欲望象熊熊大火一样燃烧,我一柱擎天,她水流成河。

当我舔她下面的时候她几乎疯狂,她大声的叫着并不断的摸索,我捂住她的嘴以便她可怜的母亲听到,她含糊不清的告诉我,她的母亲因为耳聋早已听不到了。我在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几乎昏厥,她大声的告诉我她要她还要。

持续的冲击使我们两个都变的大汗淋漓,一遍又一遍的高潮使她几乎将所有的指甲都嵌进了我的背里,我在最后的闷叫声中将我的所有积蓄大泻如注。

我想我躺在那里喘气的时候一定是睡着了,因为她在用热毛巾帮我搽拭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了我窘迫,我笑着喊她过来的时候她像个猫咪,静静的躺在我的怀里,手里轻轻的抚弄着我的尘根。

我听见了她的缓缓的心跳,她抚摩着我问,认识我吗?我点头,又摇头。实际在我真的打量她的时候,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我认识她吗?好象见过面的,又好象没有,总之是认识与不认识的,我模糊不已。我问,你老公呢?她没有回答,我继续问,她说你见过他没啊,我说不知道。

她跨过我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相册,我懒懒的看,相集里的男主人与女主人相拥着,甜蜜而疲惫。围绕着他们身边的,有个活蹦乱跳的小孩,天真无虑。照片杂乱,有北京的,有南京的,有上海,还有大连,奇怪的是,每张照片都是紧紧拥抱的但却只有小孩的笑容,我问他好吗,却发现她突然满脸的泪水。

不能不说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男人,我轻拍着她的脊背权做安慰,她哭的花枝乱颤几乎摇摇于坠,我说怎么了,他走了?她哭,我说,怎么了,他不要你们了,她点头又摇头,只是一个劲的哭,哭的我手足无措。

她说,我不要钱,我不要房子,我也不要车,我只要人啊她痛哭失声。

良久,她说,不说了,我是让你开心的,你喝点什么?我说我什么也不要,我饿了,要不我们吃点什么。她说我也有点,我们吃夜宵?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空气中弥漫着湿湿的醉人的味道,我们路人般的走过保安,走出很远的时候我们开始牵手相走,如恋人,也如夫妻。

我一直感觉成都的夜晚远比白天迷人,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金江烤兔子哪儿依然人声鼎沸,年轻的老板吆喝着我们坐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要了两瓶啤酒,

她说我不会,我说喝点吧,她轻轻的抿。

突然我们都觉的很沉默,我在回味刚才的疯狂,但更多的是在迷惑她的泪水。我再次问她怎么了,她说他被抓起来了。

我不能不说哪会我一定很尴尬,因为我想了一路都认为她一定是感情受到了挫折,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什么案子?我小心翼翼,经济,她苦笑。很久,她说记的有个去年闹的比较厉害的高速路的贪污吗?我飞速回忆,依稀记得,好象媒体报的比较厉害,当警方(应该是反贪局)将那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的时候,用的是大快人心的词语。

看到的那些照片吗,是他带着我和孩子逃命的时候照的,他是网上通缉犯,我们是离了婚的,他太想孩子了,他让我送过来看一下,当孩子惊喜的看着爸爸而扑过去的时候,他被按倒在那里了。她又泪如雨下。

这辈子我都不能忘记他被按倒地上的那份绝望,他近乎与嚎叫又无助的看着我和孩子。她再次泣不成声。周围的人好奇的看着我们,我递过纸巾,她说谢谢。 ,

出来的时候已是月朗星稀,倏忽而过的汽车将路面的积水溅的四处乱飞,到处是匆匆而归的人们,她说我将一直在等待中度过,只是,我将等到什么时候?我无言,他什么时候出来?可能20年,可能……

她的妈妈依然在另外一个屋子里沉睡,她笑者说,我妈是三十多岁守的寡,我要继续延续她的事业了。苦笑,沧桑。

电话玲却突然响了起来,是她的表姐打的,说自己经营的酒吧刚刚关门,问她好吗,她慌乱的说挺好的,她的表姐说你该考虑以下你自己的事了,她说你不要管我的事,她的表姐说你等着,我马上到!

表姐的坚持使我们都异常的慌乱,她于是又将电话打过去,说你不要来,我很好,我是成年人,我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事情,我真的只想自己静一静,拜托拜托。她们僵持着,直到那边叹气说,那你保证,说你坚决不会乱来,她笑说我保证,都这么久了,我不也没出事吗?

那边的电话挂了,嘟嘟的声音。她扭过头来,笑:她们总在劝我,不要自杀。我突的坐了起来,又躺下,她给我看她的胳膊,一条清晰的伤疤似乎在宣泄,又似乎在诉说。我楼着她,她静静的躺,抚摩,长叹:原来借来的东西也有这么美好。我已经快一年了,我好感动,真的,谢谢,谢谢。

可是你有你的世界,你有你的空间,你会记着我吗?她挠着我的胸脯,痒痒的,舌头轻轻的滑过我的耳朵,我电击般的抖,她的舌尖继续下移,我的眼睛开始迷离,等她将我整个含住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夜晚,我的心像被牵着一样四处彷徨,我像所有的民众一样讨厌他老公,但我却又深深乞愿她老公能够早日回来,我愿意充当她的一夜情人,可是天一定会亮的,我们会象大多数疲惫了一夜的性情中人一样,一定会说分手的,天,依旧,人,依旧,生活,仍然依旧.

她点了根烟,呛着吸了一口,放到我的嘴边,我深吸了一口,吐出,她接了,又缓缓的吐出。她又深吸,的含住我的下身,又猛的放开,青烟袅袅,围绕着我的生命,她幽幽的叹息:小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来日本将近五年,这五年的异乡生活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金钱,而是做人的尊严。

不幸的是,父亲病倒了,半身不遂,家里的旧平房拆迁,又要举债购买新房。为了闯过这些难关,我在日本拼命干活,以期多挣些钱寄回家。

我在日本做家教,这份职业,被日本的熟人和回国的朋友揣测和私下议论,他们给这个职业染上了浓浓的暧昧色彩。但是我却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独立和清白。

我的两个教学对象都是人到中年的日本阔太太,教学内容不过是为她们挑选出各国、各时期、各种流派的画家和画作,进行讲解和赏析,陪她们到东京举办的各种画展去参观。通过这两个“学生”,我还可以不时地给她们介绍的一些人做装饰性的画,每幅可以卖600到1000美元。

初到日本那段时间我很落魄,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到中国留学生的一个社团里帮人家设计出版物的封面混饭吃。然而这种工作报酬甚微,根本就不够维持生活,不久后我就欠下了房租。后来,一个画廊的香港老板认识房东,替我说了好话,房东才没有赶走我,不至于让我流落街头。

然而即使这样,我仍放不下自己的热爱和追求,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着画画。那次,一听说藤田要在目黑办画展,我立刻兴奋不已。因为藤田的名气很大,到日本以画油画求发展的人,没见过藤田的作品,几乎和到中国学中国画没见过齐白石、徐悲鸿的画一样。

那天,听到画展的消息时,我正在一家公司给人家大门口的墙面画壁画,干完活就扔下画笔匆匆赶到车站,坐火车到了目黑。赶到地方已近下午四点钟,我不识路,又舍不得花钱坐出租车,等到瞎撞着找到庭院美术馆时,那里已经是客少人稀。

我立刻就被藤田的画迷住了,我在画展现场流连忘返,没有注意天色已晚。此时,一位打扮出众的夫人礼貌地告诉我要闭馆了。她就是小川夫人,藤田是她家的远房亲戚,她到画展来做义工。

人生地不熟的我向小川夫人打听附近有没有租金最便宜的旅店,我想明天接着看画展。我用笨拙的日语把“最便宜”强调了两遍。她打量着我,看出了我的身份和窘迫,然后含蓄地问:“你说的‘最便宜’该不是‘汽车旅馆’吧?”

我听出她是什么意思。“汽车旅馆”很便宜,但到那里住宿的不是流浪汉就是从事色情交易的男女,我很局促地说:“最好不是那种旅馆。”

她又问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对藤田画展这么感兴趣。我简略地介绍了我的情况。随后,小川夫人要我随她走,说她是藤田的亲戚。路上,我对她谈了谈我对藤田作品的理解和欣赏心得。可见她领我到了别墅一样的“去永饭店”时,我慌了,我说我没钱住这样的饭店。小川夫人说:“亲戚开的,对你可以免费。”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是小川夫人为我付了所有的费用。

没想到,这次偶遇让我做了小川夫人的美术家庭教师,她还要她的律师和我正正经经地签了两年的合约。

不久,小川夫人又动员经常和她出入的朋友竹下夫人,也聘我做家庭教师。说实话,她们聘我实在不是要学什么美术,更多的是要我帮她们购物打扮和做布置住宅时的美术顾问。

小川夫人家很有钱,从她的祖辈就很富足。她是独生女,在巴黎读书时结识了丈夫。她的丈夫聪明而且勤奋,依仗岳父家的财力,成为了一个银行家和矿产贸易巨头,常驻巴黎。

10年前开始,这对年轻夫妇就开始分居,丈夫在巴黎有了自己的外室,婚姻关系名存实亡。然而,他们都不愿离婚,他们要维护家族和企业的声誉。还有,小川夫人的经营资产都掌握在丈夫手里,她自己根本就不懂经营。好在她丈夫很负责地把她作为公司的大股东,认真地向她提供公司的财务报告,并给她分红利。而小川夫人自己也习惯于做这个虚荣虚幻的贵夫人。

小川夫人经常在巴黎和东京之间飞来飞去,在亲友眼前编造着和丈夫的种种美丽谎言。其实他们在一起,不过是见上一面,聊聊家常,吃顿饭。

小川夫人用虚荣、虚幻、虚假包裹着自己,其实她很痛苦。她没有能力改变处镜,惟一能做的是用金钱筑一道保护自己的防线。她花巨额的钱请了两位私人律师,一切事情都交给律师去办。好多次,我看见律师和她谈什么要处理的事情时,她的眼里满是孩子般的恐惧、犹疑、烦躁和手足失措……一次,小偷光顾了她的宅邸,她吓得藏到卧室后边的小储藏室冻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听到女仆喊她才敢出来。小川夫人经常参加大量的社交活动,包括形形色色的慈善活动。她做这些只是为了排解内心的孤独。

我承认,后来随着相处的时间渐长,小川夫人对我产生了微妙的感情。一位好友对我说,这是一幕古典的剧情,小川夫人是个典型的古典女性角色,她虽然已步入中年,却拥有孩子的浪漫,她对感情还很幼稚。

我承认,因为有了小川夫人的垂青,我才能搬出以前租住的“鸽子窝”,租住了一间有自用卫生间、厨房和私家电话的公寓,也顺利完成了日语补习,考取了东京大学西方艺术史的自费留学生。

小川夫人聘我做家庭教师以后,我每到周六和周日都要为她“见学”,基本上是陪她去看画展、讲解作品。每次,她都要请我吃饭。

每次相见,小川夫人都特意打扮,十分漂亮。开始,她还经常请竹下夫人等朋友参加。不久,就只和我“出双入对”了。她开始在矜持中表现出温情脉脉,还送我一些衣物等礼物。我不是傻子,能感觉到她在想什么。

当时,TBS电视台每天都在播放一部专为有钱有闲的家庭主妇们拍摄的电视剧《情人电话》,主人公就是一位犹如小川夫人这样的贵妇,因为婚姻和家庭的寂寞,在地铁车站接到了一包印有情人电话公司广告的面巾纸,于是她在百无聊赖中打通了这样的电话,结果从情人电话发展到情人旅馆,酿成了一场家庭悲剧。

这个电视剧的主题歌不错,不少店铺门口的音箱中都在反复播放。我听了,心里很乱。我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小川夫人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商品化的情人?我愿意扮演这样的角色吗……扪心自问,我是把小川夫人看得很透的,她寂寞、虚荣,但也懦弱、善良。她实实在在拥有的只是金钱和物质,她用这些来换取自己精神和感情上需要的尊重和慰藉。

我需要钱,我也可以给她安慰。但是,当这两者之间划上等号,我们互相也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尊重。

我需要钱,我可以为赚钱提供自己的服务,提供我的时间、学识,但不是感情。我不能因为要赚钱而放弃自尊,去和一个大我10多岁的有家室的中年女人不清不白。我必须掌握好这个度。

在和小川夫人结识的第二年初夏,她邀我去明治皇宫参观一年一度的“唐菖蒲”花展。看完花展,她像往常一样带我去吃饭。

我发现小川夫人点的菜和以往的菜不同,每个菜盘里都多了一样东西——用水果做成的各式晶莹剔透的红桃心。

强烈的不安使我如坐针毡,很激动,也很尴尬。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从明天起放弃自己的尊严和良知,做小川夫人的情人;二是放弃这份工作,和小川夫人告别。

我的局促感染了小川夫人,她的脸也渐渐红涨。我知道小川夫人的心理很脆弱,反而开始感觉她有点可怜。但是我很清楚,我应该做的是什么。

乐曲幽雅,酒香幽长。我有意向小川夫人谈起从未向她详谈过的赴日留学过程,谈到对她的感激之情,还谈到了电视剧《情人电话》,谈到我给家里打电话写信介绍到她时都说了什么……我的话清晰而有分寸。

我们渐渐平静下来。小川夫人已经理解了我谈话中的意思,她开始岔开话题,开始恢复她的矜持,开始慢慢谈到我的学业,谈到我的今后。而且,她首先谈起对我未来女朋友的设想。

我们之间出现了一种存在着年龄、身份、生活阅历差别但很明朗化的朋友之间的关切、理解和互相安慰。

那晚分手时,小川夫人用日本上层妇女喜欢用来炫耀身份和修养的法语对我说:“欣赏朋友比宠爱情人更惬意。”

如今,我解除为小川夫人做“家庭教师”的合约已经有两年了。但由于她的帮助,我顺利地闯过了初到日本时的困难。从这一点说,我是幸运的。但我和小川夫人都能跳出错位的爱,而我还开始走上成功之路,这是更为幸运的。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